首 页 文化新闻 快 讯 书画频道 旅游天地 美食娱乐 文化市场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陕西文化产业网 www.shanxici.com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书画频道 书画新闻 我说我画 美食娱乐 热点追踪 文化市场 展览展会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新闻 新作在线 名家春秋 艺术影像 名店名菜 名师名宴 拍卖信息 销售展厅 民间艺术 秦文苑微讯
快讯 艺术采风 精品画廊 新锐画家 娱乐休闲 旅游天地 画廊黄页 《文化市场》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大秦人文
秦文苑-微讯
风采录-人物
秦乱弹-随笔
寻秦记-历史
文学汇-海天
文学汇.海天:论著
“骑士北方来·高建群《大刈镰》签售会及分享会
发布时间:2018/7/20 18:52:45

      “骑士北方来·高建群《大刈镰》签售会及分享会

  7月19日,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当日上午11时,骑士北方来·高建群《大刈镰》全球首发式暨签售会隆重举行,这也是书博会开幕当天的一大亮点。分享会下午举行。

“骑士北方来·高建群《大刈镰》全球首发式暨签售会”由西安泊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三秦出版社联合主办,高建群研究中心、延安大学创新学院、深圳陕北商会联合协办。据悉,泊唐文化携带众多精品好书参加本届书博会,而被誉为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当代文坛难得的具有崇高感和理想主义的写作者”、著名作家高建群的新书《大刈镰》,是泊唐文化推出的重磅力作!

高建群曾以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引发中国文坛“陕军东征”现象,获誉无数,而新书《大刈镰》堪称是高建群倾尽心力著写且甚为看重的一部长篇小说。全书以一个退伍士兵的视角,叙述了其从故土到边防站,再到都市,种种空间种种身份转换里,所经历的一连串既浪漫又悲壮、既蛮野又孤独的故事,既见人性的无限丰富性,也见人生的无限可能性;擦亮人性的光芒,照见那感人至深的一面,从而让生活趋于圆满。全书叙事大开大合,处处伏笔,多线并进,情节曲折多变又张弛有度,充满激情,充满张力,充满阳刚、坚韧、进取的性格,流淌着一种有力量有美感的血液。

 





嘉宾

(向下滑动阅读)

朱家驹(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

于红斌(陕西省新华传媒出版集团董事长)

范新坤(陕西省新华传媒出版集团总经理)

张炜(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总编辑)

支旭仲(三秦出版社社长)

刘春晓(深圳陕北商会会长)

贺小毛(深圳陕北商会秘书长)

刘向斌(高建群研究中心主任、延安大学创新学院文学院院长)

荆运闯(西安泊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孙留伟(西安泊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

徐中强(西安泊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大刈镰》策划编辑)

 

 对于新书《大刈镰》,高建群说:“挥动大刈镰,我在北方收割思想。我将这收割打包,慷慨地献给人类!”他还说,在当今,还有一名作家,为当代文学保留着最后一点点可怜的崇高,最后一点点可怜的尊严,“我要求自己用世界名著的高度来写这部作品,我现在可以负责地说,我做到了!”

 

高建群及到场嘉宾的发言,引得现场响起阵阵掌声,到场的各路媒体记者更是不容错过每一个精彩瞬间,纷纷用镜头记录,并踊跃提问互动。

 

活动临近尾声时,热情的读者捧着《大刈镰》排成长队请高建群签名留念。有个读者很是激动地说:“我是高建群老师的忠实读者,他的每一部著作我都仔细阅读了,受益匪浅!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高老师面对面交流互动,也期待这样的读者见面会能在更多城市举行!”

 

据“高建群《大刈镰》全球首发式暨签售会”主办方泊唐文化的负责人孙留伟先生说:现在我们已经接到好几场关于‘《大刈镰》新书分享会’的邀约,我们也在积极协调并推进相关事宜,争取在更多城市用更多元的形式让《大刈镰》和读者见面,让更多读者见到他们喜爱的作家高建群老师!

 

 

中华文明与中国文化

高建群专题分享会

 

 

一部东方文明板块的发生史和流变史

――你务必需要知道的中国故事

著名作家 高建群

 

大约两年前,一位活着的最有智慧的人叫霍金,英国天体物理学家,他说了一句惊人之语。这句话在坊间引起了一场大喧哗。这句话就是“哲学已死,你知道吗?”霍金这个句式,他是学将近200年前德国的一个哲学家、诗人尼采的。尼采在他的那个时代说过一句重要的话,惊人之语,叫“上帝已死,你知道吗?”此话一出,也引起一场大喧哗。而尼采的这个句式是跟谁学的呢?是跟老子学的。距现在2530年的时候,有一个中国的先贤叫老子,他在与孔子伟大相遇的时候说了同样的话,叫“周礼已死,你知道吗?”――我前面的序言是空穴来风,和讲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现在我们开始正式的进入这一个半小时的共享与互动。

 

我们在这一个半小时之内要完成一件什么事情呢?要完成一次向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庄严巡礼与崇高致敬。我们要在这一个半小时中,共同思考这么一个问题,这问题就是,我们是谁?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又要到哪里去?我们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模样?在我们之前这个世界上都发生过哪些重要的事情,出现过哪些重要的人物?产生过哪些重要的智慧?且让我倾囊而出,从容道来。现在开始讲。

 

2530年前的时候,东周王朝的都城洛阳城,当时东周王朝已经进入它最后的阶段了。这个时候它的宫殿依然巍峨,市井依然繁华,在宫殿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民居,里面住着当时最有智慧的人,他叫老子,也叫李耳。老子他想辞去东周王朝典藏史,然后西行,但是他迟迟没有走。他为什么没有走呢?他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这个人就是孔子。有一天早晨,说门外来了一位先生,穿着白衣服,白色的袍子,头梳的很光。老子说这个人有什么特征呢?门童说这个人很奇怪,它的额头上好像顶着一座丘陵一样,额头很高。老子一听笑了,说他叫孔丘,因为他的头顶隆起,活像顶着一座东南丘陵,所以他叫孔丘。我所以没有离开就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这样就在那个小小的院落里,孔子和老子,中国的道教文化的鼻祖和儒家文化的鼻祖的唯一一次相遇。

 

孔子回到曲阜以后把那些书稿收藏起来,他并没有开始编撰书籍,而是继续完成他的政治理想。用了40年时间到63岁的时候,他才突然明白老子告诉他的才是更重要的事情。然后他就回到山东曲阜。他活了73岁,63岁到73岁十年时间他干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办学,他是中国的第一个平民教育家,有教无类。第二件,领着他的学生开始编撰六经,为我们中华民族上一个2500年留下了一份丰厚的精神遗产,又为下一个2500年进行了一次精神的启迪。

 

孔子的学说和思想,对后世的影响,无有人能出其右者。孔子活了七十三岁,孔子的追随者,被称为亚圣的孟子,活了八十四岁。所以后世的中国人,每到了七十三、八十四这个年龄段,就把这叫坎儿,民间甚至有"七十三、八十四,闫王叫你商量事"或"闫王不叫自已去"的说法。可见孔孟思想是如此地影响到民间、影响到中国人的潜在意识中。说来也奇怪,我见过许多人,也确实是这个坎儿上过世的。例如我的祖父祖母,都是在八十四岁上走的。而我的母亲明年是 八十四岁,所以她早早地就给自己准备了一条红裤带,用来避邪。

 

老子和孔子相遇后,老子就西出函谷关,留下了大家知道的很多动人的传说。他骑着青牛,一片紫气东来,到了函谷关以后,函谷关的守将叫尹喜,尹喜把他就拘留在那里了。尹喜说,老先生你有缺点啊。老子说,像我这么一个完人也有缺点吗?尹喜说你有缺点,你的缺点叫述而不作,述而不著,就是说你光整天口述,整天卖嘴皮子,但是你没有落实在笔头上、落实在竹简上和布帛上,变成读物和书本,这样今天你活着的时候我们有了困难,有了过不去的门槛,我们可以去请教你,从你那里得到伟大智慧。但是明天一旦你老人家没有了,大行了,国有危难可问谁。所以我要把你扣到这里,把你脑子里的古老智慧给我们一条一条的写出来。听罢这话,老子长叹一声就留在函谷关,写了《道德经》五千言。

 

函谷关这个地方在哪里呢?为什么叫关中?四座雄关把这块渭河冲积平原地面围定,东边这是函谷关,西边宝鸡是大散关,南边商洛是牧护关,北边那个关叫萧关。四座雄关把关中平原围定,所以人们说关中平原有四塞之固,就是这个道理。

 

老子写完《道德经》,然后骑着青牛继续往前走,他要干什么去呢?他要到沣镐二京来凭吊那已经废弃了的都城。在凭吊的时候老百姓就围上来了。老百姓说,老人家,听说你刚写了一本书叫《道德经》,你能不能把它给我们讲一讲。正好旁边有一个小山头,这个小山头在老子没有讲经前它是一个平庸的山头,名不见经传的山头,但是因为老子讲经它成为一个著名的道家的祖亭,这就是楼观台。

 

讲完《道德经》以后,老子到哪里去了呢,他骑着青牛继续西行。在东晋年代有一本奇书叫《老子化胡经》,这本书说老子穿越河西走廊,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登上葱岭,然后召唤那边的一位高人,一位先知叫释迦牟尼过来,向他传授佛教主要的核心的内容。这是这么一本书,《老子化胡经》。"化"是教化的意思,"胡"在这里专指释迦牟尼。当然这本书是一本杂书,充斥着无稽之谈,所以这本书出来以后当时受到佛教界强烈的抵制,但是很快佛教界发现这本书的出现对他们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在儒教和道教已经把中国控制的密不透风滴水不露的景况下,一个舶来品、外来的宗教要想进入,必须想个办法。于是佛教在大教东流落地生根的最初的200年中,很多时期是以道教之一支的面目出现的。直到后来的玄奘取经回来,在洛阳城见到唐太宗,然后把佛教列为国家宗教之一,这样儒释道三教合流,奠定了2000年中国封建时代的文化基础。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视野再开阔一点,讲中华文明板块在世界文明板块中的位置。

 

我们知道,人类的定居文明、城市文明、农耕文明一般认为从两河文明开始,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就是现在伊拉克那个地方。一个城市形成的标志,有建筑物,有街道,有下水道,有用作祭祀或聚会的广场,有城墙,外边有广阔的农耕地,有渠道,这就算一个城市了。最初从两河文明开始,然后叙利亚文明、地中海文明、中华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拉丁美洲的文明、非洲文明。这些文明板块在2500年前的时候,即老子、孔子的时代,都进入了成熟期和收获期,每个文明板块都有重要的人物产生。中华文明板块上我们已经知道了,岀现了老子、孔子、孟子、庄子,包括屈原等一大堆的让我们肃然起敬的人物。

 

玄奘他从洛阳到长安,因为隋朝灭亡,他到长安城来了。到长安城的时候,当时长安城多么的破败,只有4000口人,四辆牛车在城里面走着。玄奘在长安城停留了两年以后,又南下四川,八年以后他已经有了名气了回到长安,这个时候长安已经明显繁华了。在大唐西市那个地方,他碰到一位西域过来的高僧,说现在中国流行的关于佛家的经典都是不准确的,所以你如果想要弘扬佛法,取得大功德的话,你一定要到佛教的发生地,佛教的最高学府那烂陀寺去。这样玄奘在一次发生饥荒,难民向外逃生的时候,他背着一个木架子,里面装着铺盖就走了,沿着法显当年的路,用了好几年时间,他比法显用的时候还要长,才走到印度。印度在法显的年代叫天竺国,法显说他到那个地方以后,人家问他来自哪里?他说来自中国,当地人很惊讶说,我们这个地方就叫中国呀。后来他才明白这是中天竺,中印度。玄奘回来告诉人们,天竺这个名字是不准确的,准确的叫法应该是印度,即月亮女神照耀的国家,是这样的。

 

玄奘在印度取得了辉煌回来,他继续顺着原路,又翻阅葱岭,后来到了楼兰、高昌,今天的吐鲁番。掐指算来,他来来去去,一共用了十九年时间。他们三位高僧不同。玄奘是大运作家,大炒作家。他去西域一路走来,说自己和唐太宗李世民是结拜兄弟,你们和我结拜了,就等于和唐太宗结拜了。所以他走到哪里通行无阻,他回来以后给高昌王说,你给我的哥哥唐太宗写一封信,说我回来了,叫他到长安城外迎接我回去。八个月以后,李世民的信来了,李世民说我正在洛阳筹划攻打高丽国事宜,我不在长安城,长安城由我的宰相房玄龄来接待你,来出郭30里迎接你。这样玄奘就带着他的庞大的驼队,里面满驮他的经书(贝叶经)、经像、佛祖脚印拓片、雕像等,这样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史书上记载,房玄龄领着驮队当时在长安城108坊像游行一样,挂彩一样,走了一遭。而此一刻,玄奘说我就在漕上这个地方等着,漕上应该就是黄河进入渭河,渭河进入灞河,灞河又修一个运河进入大明宫,就应该是在那个灞河和运河交错的那个地方,漕上码头。

 

第二年玄奘在洛阳城见到了李世民,君臣之间有过一次重要的谈话。李世民说高僧你做了这么大一件功德,你走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我说一下呢?我可以派军队护送你,我起码可以给你打发一点盘缠。玄奘是这么回答的,玄奘说你是君王,你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做的这件事情放到佛门来说、放到我个人来说可能也算事情,但是放到你那国家大盘子里面,不值得一提,所以我怎么敢惊动你呢?李世民一听很高兴了。李世民说高僧你有什么要求?我请你出来做官。玄奘说,我是个出家之人,我的本行是弘扬佛法,你看一条船,行驶在河面上的时候,蛮像一回事情,但是要把它拖到岸上来,要不了多久,它就开裂了,腐烂了。如果君王看得起我,给我寻找一个栖身之处,给我调配一些通些文墨的和尚来,我开始给咱们译经,请他们做记录。这是第二个事情。

 

第三个事情就是我刚才谈到的玄奘恳请把佛教和道教、儒教放在一块儿,成为国家三大宗教之一这事。这个李世民马上就同意了。佛教这个舶来品,外来宗教,自此登堂入室,成为国教,成为支撑中华文明大厦的三根支柱之一。第四个事情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李世民要玄奘谈一谈他路途上的见闻,于是他给讲了三个月。讲完以后让一个僧人辩机记录,辩机是给他配的秘书,就是热播电视剧《武媚娘传奇》中的那个玉和尚。〈我们知道,这个玉和尚后来与唐太宗的女儿高阳公主私通、私奔,被朝庭腰斩〉。玄奘说,他来记,写了一本重要的书叫《大唐西域记》,因为这本书的存在,印度国才有可能重拾中世纪之前的历史。这本书对印度国的重要性,相当于司马迁的《史记》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一样,这样一个《大唐西域记》。

 

后来玄奘的很多事情我就不说了,到他60岁生日那一天,他去洛阳城见高宗李治,他建议把佛教列到前面,三大宗教之首。他的奏折递给李治以后,李治勃然大怒,把这个奏章撕掉了,然后赶他出去了。李治认为儒教是国之根基所系,不可动摇的,道教老子李耳是李家的祖先,因此也是不可动摇的,佛教让你作为国教已经高抬你了。这样唐僧就感到深深的屈辱,他提出你给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我还有个最大的心愿,就是佛教最主要的经典《大波罗经》,我把它译完。这样大唐王朝就把玉华宫改为玉华寺,然后玄奘在里面译经。60岁生日开始,64岁生日结束,玄奘在玉华宫萧成院译完《大波罗经》。译完以后,这位伟大的僧人,他在圆寂时候说了这么几句话。他说“我早就厌恶我这有毒的身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该是告别的时刻了。既然这个世界不能久住,那么就让我匆匆归去吧。”说完,我们伟大的僧人,一代高僧大德圆寂于铜川玉华寺,这是玄奘的故事。     《作家高建群专题讲座部分摘录》

理事单位 更多
· 陕西知青艺术团 · 《魅力西安》 · 大长安文化艺术沙 · 西安通嘉商贸有限 · 陕西神州假日旅行 · 花样年华咖啡
· 太白酒业宾馆 · 西安财金培训中心 · 陕西艺朝堂文化公 · 西安正格商贸有限 · 西安升通利音视频 · 西安尚德画院
· 陕西骏业印务有限 · 陕西白鹿原文化研 · 陕西达源石化物资 · 西安未央书画院 · 陕西锐步石油科技 · 陕西光明建筑工程
· 陕西大正建筑安装 · 西安飞力泵阀科技 · 西安鑫海石油设备 · 苏福记餐饮有限公 · 陕西正阳环保能源 · 西安新飞实业发展
· 陕西春秋书画院
链接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主办:陕西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电话:13609151400.15591862896  Email:wartermoon@163.com  QQ:陕西省文化产业群:QQ48447227
www.shanxi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