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文化新闻 快 讯 书画频道 旅游天地 美食娱乐 文化市场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陕西文化产业网 www.shanxici.com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书画频道 书画新闻 我说我画 美食娱乐 热点追踪 文化市场 展览展会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新闻 新作在线 名家春秋 艺术影像 名店名菜 名师名宴 拍卖信息 销售展厅 民间艺术 秦文苑微讯
快讯 艺术采风 精品画廊 新锐画家 娱乐休闲 旅游天地 画廊黄页 《文化市场》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大秦人文
秦文苑-微讯
风采录-人物
秦乱弹-随笔
寻秦记-历史
文学汇-海天
文学汇.海天:论著
高建群《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6/22 14:17:25

祝福天下父亲都快乐:高建群《父亲的故事》

父亲节 | 高建群:父亲的故事

高建群 

 

父亲筷子兄弟 - 父亲

关于母亲,我写过许多的文章。这些文章有一篇还被选入新版的高中语文课本。而关于父亲,我几乎还没有写过一个字。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对父亲始终怀着一种深深的畏惧感,这种畏惧感妨碍了我每一次走近他。

选入高中课本的那篇文章叫《每一条道路都引领流浪者回家》,是写母亲和她的家族的故事的。我的母系家族在河南扶沟。黄河花园口决口时,一户顾姓人家随逃难大军来到陕西,落脚在黄龙山。后来,顾姓一家死于一种叫克山病的地方病,只留下一个六岁的女儿,这样,黄龙山托孤,这女孩给一位高姓的邻家做了童养媳。

这童养媳就是后来的我的母亲;高家的第二个孩子后来则成为我的父亲。

父亲后来在山上放羊的时候,川道里过队伍。父亲于是放下鞭,跑下山参加了革命。那时父亲已经和母亲完婚。当父亲向山下奔去的时候,母亲正在崖畔上挖苦菜,她拦了两拦,没有拦住。

建国的那一年,父亲是一个县的团县委书记。在后来反对封建包办买卖婚姻的宣传中,他给家里寄来了一纸休书,要休我的母亲。

许多年以后在父亲的葬礼上,我见到一位着一身黑色丧衣的气质非凡的老年妇女。这位阿姨当年正是那个县的妇联主任。因此我当时毫不费力地推测出,父亲当年的休书与这位妇联主任阿姨有关。

父亲的这桩现代陈世美的故事差点演成。母亲后来确实曾离开高家,离开陕西,回到河南扶沟老家。但是在河南呆了半年以后,她又回来,因为在河南她同样也是举目无亲。

母亲回河南时,是抱着我去的。那时我已经出生。母亲常常对人说,我去河南时还不会走路,回来时已经能扶着炕边乱走了。

乡学究的爷爷这时候忍无可忍,出面干涉。他领了母亲、姐姐和我,赶到城里。父亲这时候已经从县城调到一座中等城市里,先是在报社做记者,后来在机关做部长和局长。

爷爷罚父亲在地上跪了一夜。而后把我们娘儿仨交给父亲,自己动身回了乡间。

这场故事便这样以喜剧形式结束。

 

后来我们又曾三次回到乡间,又二次回到城里。一次是五八年大炼钢铁时,一次是1962年困难时期,一次是1968年“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

母亲的卑微也注定了我们儿女们卑微的地位。我们的童年中既没有农村孩子那种田园之乐,也没有城里孩子那种公子哥儿气。我们视父亲为暴君。

无需讳言,父亲经常打我。他最严重的一次打我,是将绳子拧成麻花打我。而对我心灵最大的一次伤害,是在街上公开打我。

那时候打火机刚刚流行。我在家里的炕上无意中拣到了一只打火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只觉得很稀奇,于是就装在了书包里。放学归来的路上,我们三个男同学走在一起,我一边打打火机,一边炫耀。这时候,父亲下班过来了。“我说怎么找不见了,原来是被你偷去了!”说完,他顺手打了我一个耳光,然后夺走了打火机。

自此以后直到今天,我的手一接触到所有的机械东西就打战。小时候,我从来不去上闹钟的发条,现在流行电脑,可是我永远学不会它,我的手指一接触到键盘,就心惊肉跳。

这就是父亲的浓重的阴影下,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如今,我之所以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一个敢于藐视一切权威的人,这与早年的家庭环境不无关系。

但是你如果认为,这就是我的父亲的全部,或者说,是我的眼中的我的父亲的全部,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那对他将是不公正的。

事实上,他的身上有许多闪光点,有许多高贵和高尚的东西。

许多年来,我所以不愿意在文章中提及他,也是出于这样一种顾虑。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人物身上,我怕我只突出了这一面,而忽视了其他的方面,从而不能准确和完整地表现他。那对他是不公平的。而作为人子来说,我将内心不安。

他是一个工作狂。

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全部献给了工作。他后来成为一个市的副市长,主持常务。记得,那一年我刚从部队上回来,坐在他办公室等他。他到农村去了三天,风尘仆仆地刚进门,和我还没有说话,这时候电话来了,说是某地发生了森林火灾,于是他坐上吉普车,又走了。

他疾恶如仇。

他从来没有为自己谋一点私利。他死的时候家中没有留一下点钱。

他的后半生是在坎坷和被迫害中度过的。

正是在这种坎坷和被迫害中,我逐渐走近了自己的父亲。

1982年,当时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将自己的外甥调来当秘书。所有的关节都打通了,只等父亲签字。父亲是个犟板筋,认准谁是个好人,便怎么都行,认准谁是个坏人,便怎么都不行。他硬说这办公室主任人品不好,外甥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因此,拒绝签字。

这办公室主任后来屡屡捎话威胁,说他手里握着足以置父亲于死地的把柄。可是,父亲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还是没有理睬。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原来这主任文革是是五七干校的的校长。他的箱子底下压着解放父亲时父亲写的自我检查。这东西本该随五七干校撤销时就地销毁,但这位前校长并没有将它销毁,而是拿回家压到自己箱子底去了。

就凭这牛棚中的材料,清查中将父亲免职,认为是漏网的三种人。

事隔半年后,发现这是一桩错案。于是纪检部门重新发了一个文,宣布收回原来那个处分决定,恢复原职。

从纪检部门到父亲后来栖身的这个单位,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然而,这道公文走了整整八年的时间。父亲离休的那一天,纠正冤假错案的文件和离休通知同时到达。

这是多么残酷的人生一幕呀!一道公文走了八年。八年的折磨呀!

两年后父亲去世!死时六十三岁。

父亲是1992年去世的。他在去世的那一刻,十分怀念他的遥远的乡间。这样,我们儿女们偷偷地将他装棺材,拉回乡间,埋进村子里的公墓里。

如今,那墓头上已经长出了萋萋荒草。

在父亲去世的这些年头中,我时时想起他,并试图走近他。我试图写一部家族的传奇,父亲的一生是这个传奇的重要组成部分。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父亲的形象可以扩而大之,成为那一代人的一个典型形象。

这篇短文就是我试图走近父亲的一次尝试。

(选自高建群散文集《生我之门》)

 

 作者简介 

高建群,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务院跨世纪三五人才。主要作品有《最后一个匈奴》《大平原》《统万城》《遥远的白房子》《伊犁马》等。曾获老舍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

理事单位 更多
· 陕西知青艺术团 · 《魅力西安》 · 大长安文化艺术沙 · 西安通嘉商贸有限 · 陕西神州假日旅行 · 花样年华咖啡
· 太白酒业宾馆 · 西安财金培训中心 · 陕西艺朝堂文化公 · 西安正格商贸有限 · 西安升通利音视频 · 西安尚德画院
· 陕西骏业印务有限 · 陕西白鹿原文化研 · 陕西达源石化物资 · 西安未央书画院 · 陕西锐步石油科技 · 陕西光明建筑工程
· 陕西大正建筑安装 · 西安飞力泵阀科技 · 西安鑫海石油设备 · 苏福记餐饮有限公 · 陕西正阳环保能源 · 西安新飞实业发展
· 陕西春秋书画院
链接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主办:陕西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电话:13609151400.15591862896  Email:wartermoon@163.com  QQ:陕西省文化产业群:QQ48447227
www.shanxici.com